0%

不谙世事时,我们总想在爱人面前摆出某种可歌可泣的姿态,讲“你的任何决定我都尊重”、“你离开我就祝福你”诸如此类的话,言不由衷、勉为其难,希冀那个人为自己的牺牲赞叹或感怀。慢慢地,经历人海涨落,明白有些人你略一松手,他就永远地从现实缩为回忆,成为你的一桩心事。那时才看淡所谓的风度,跌跌撞撞、痛哭流涕,出尽洋相也在所不惜。行事那么伟大有什么用?又不期望流芳百世,遇见那个不想放手的人,就不要放手。

阅读全文 »